|
16 ~ 28℃ 晴转多云 广州天气详情
客房预订
入住日期:
离店日期:
预订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闻中心

携程有点艰难的20岁

发布时间:2019-09-14

    9月10日,国内在线旅游的老大哥携程发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Q2)财报,在Q1扭亏之后,携程Q2再度陷入了亏损泥潭。

  营收方面,携程Q2净营收为87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19%,环比增长6%。其中:

  受季节因素驱动,酒店预订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1%达到34亿元,环比增长率为13%;

  交通票务收入同比增长13%达到34亿元,环比增长率则仅为2%;

  受线下门店销售和定制游需求增长驱动,度假游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5%达到11亿元,环比持平Q1;

  商旅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1%达到3.09亿元,环比增长率为13%。

  利润方面,携程Q2的营业利润同比大增84%达到13亿元;营业利润率为15%,较去年同期的10%和Q1的11%有所增长。除去股权激励支出,non-GAAP下QQ2的营业利润和利润率分别为17亿元和20%。

  表面上看过得去的营收数据却没能给携程带来盈利——携程Q2归于股东的净亏损为4.03亿元,去年同期和今年Q1分别为净利润24亿元和46亿元。与去年Q4类似,携程将亏损归因于基于证券投资的13亿元公允价值变动损失。除去股权激励支出和基于证券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归于携程股东的non-GAAP净利润为13亿元,出现了同比增长环比下降的情况。

  尽管财报超出分析师此前的预期,但投资者似乎不怎么买账——财报发布当天,携程股价开盘急剧下探至33.55美元后艰难震荡回升,最后报收34.17美元,较前一交易日跌2.68个百分点。

  此次财报究竟是好是坏,社长仔细翻了翻携程近期的各项财务数据,觉得有以下几点值得玩味。

  龙头地位动摇

  财报电话会上,在回答摩根士丹利分析师的问题时,携程CEO孙洁表示,携程目前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已渐趋稳定,因此携程不太可能获得一个指数级的增长,但是,携程将持续努力提升市占率。

  携程确实应该担心自己增长的基础——市占率问题了。酒店预订业务是携程传统的优势版块,然而有分析显示,早在2017年,美团就已经在间夜量上超过携程。而根据Trustdata最近发布的数据报告,2019年上半年,美团酒店在国内在线酒店预订订单量和间夜量占比上均超过携程去哪儿,分别达到了50.6%的订单量占比和47.3%的间夜量占比。

  在国内酒店预订业务市占率上,携程已然被美团超过。而携程以往较美团在酒店营收上具有的明显优势,也正在不断被收窄。美团的到店、酒店和旅游板块营收在Q1和Q2的同比增速均在40%以上,而同期携程的增速仅为美团的一半。

  酒店预订业务被穷追猛赶,交通订票业务的收入同比增速也呈下滑趋势,从2018年Q1至Q3的个位数增长(0%,1%,6%),在同年Q4因订单总量增长获得17%的同比大幅增长之后,今年继续呈现下滑趋势,从Q1的16%下滑至Q2的13%。

  这13%的增长还是建立在国际机票业务强劲增长的基础上,携程除去天巡网的国际机票业务在Q2的增长率是同期国内出境游增长率的2倍以上,占据了40%-45%的机票总营收。Q2期间包括大中华区和其他国家跨境游服务在内的国际业务贡献了超过35%的携程总营收。

  国际业务命脉还在国内

  面对增长乏力,携程并非坐以待毙。

  一方面,携程持续发力国际业务,试图创造新的增长点:

  与东日本旅客铁路公司(JR-EAST)达成合作,以获得JR-EAST火车票的销售权;至此,携程的国际火车票产品已经囊括了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的火车、高铁和机场连接服务。

  启动海外网约车项目——在携程平台上整合当地主流的网约车服务;目前该服务已经覆盖了东南亚、美国和欧洲47个国家的785座城市。

  与腾讯的大股东Naspers完成交易,成为印度头部OTA公司MakeMyTrip的最大股东,深挖印度旅游市场。

  另一方面,在业务创新和提升客服质量上,携程的动作也不少:

  启动酒店功能项目,方便酒店销售客房以外的服务,如桑拿、餐饮、接送、会议承办服务等。

  实行酒店预订分级取消制度,惠及超过300万顾客。

  携程预计,在未来三至五年,国际业务的营收占比可以达到40%-50%。相较于国内业务,国际业务拥有更高的平均售价,进而可以提供更高的毛利,这也是携程将新的增长点寄托在它上面的原因。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携程国际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是选择出境游的中国人。以订票业务为例,出境游贡献了20%-25%的总营收,而由其他国家客户贡献的纯国际业务,即使把天巡和Trip.com计算在内,也只贡献了刚刚超过10%的总营收。

  这就意味着,与国内业务类似,目前携程的国际业务仍然会受到国内整体旅游市场环境的影响,同时面临来自国内同行的竞争。

  除了发力国际业务,携程也紧随大潮流,加入下沉市场的抢夺大战,积极在低线城市布局线下门店。

  据报道,携程目前的门店已经遍布全国300多个县级城市,订单增长超200%。携程年初曾宣布今年要在各省市一到四线城市和各地县级城市布局共计3000家线下门店,目前已签约将近2600家。携程线下门店Q2的GMV呈高速增长态势,最高曾经达到1.2亿元的单日交易额。

  下沉市场显然也是包括携程在内的OTA们目前寄望的新增长点。然而,走进线下的过程中,直营店的开店成本、签约加盟店的服务品控、来自传统旅行社的竞争等等,都是携程需要克服的难题。

  有点艰难的20岁

  近几年来,携程的负面消息并不少。根据3·15投诉平台8月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旅游投诉数据,涉及OTA的投诉达到365条,其中携程去哪儿网就占据了274条。去年关于捆绑销售、大数据杀熟等负面消息加上航空公司不断提升直销比例的政策也给携程带来了重大的冲击,去年Q1至Q3订票业务的同比个位数增长便是一个证明。

  今年年初社长已经写过一篇关于携程的分析文章《携程四季度继续盈利为负,12亿到底亏损在哪儿?》,如今看来,携程面临的困境依然没有什么大改变,移动互联网红利期结束导致获客成本高企,主力业务的盈利模式遭遇挑战,市场环境竞争激烈遭到飞猪美团等非携程系平台的追赶,这些问题在近未来仍将萦绕在携程心头。而挖掘新增长点的国际业务和下沉业务虽然表现抢眼,但仍然处于投入期,短期的回报难以看到。

  因此,虽然此次季报表面上还不错,但社长的结论依然没变——携程的20岁或许要艰难地度过了。值得庆幸的是,携程作为OTA龙头老大的积累也不是闹着玩儿的,截至6月30日,携程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受限现金,短期投资,定期存款和金融产品余额为678亿元。

  携程的「弹药」仍然充足,就看它怎么好好利用了。